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少年阿宾 第35章 温泉

时间:2018-06-13
明天就要注册了,天气有点转好,但是仍旧非常冷,阿宾和钰慧整个早上都躲在被窝里互相取暖,顺便打情骂俏,热闹得很,妈妈不忍心去打扰他们,连早餐都没去叫他们吃,其实他们也不觉得饿。
  快到中午的时候,姑姑和孟卉又跑来阿宾家,并且带着热腾腾的鸭肉面和小菜,妈妈连作饭都省了。姑姑说姑丈有事出国,要两三个月才会回来,想找妈妈下午去北投泡温泉。孟卉在外头找不到钰慧,直接到阿宾的房门敲着,大声说:「警察临检!」妈妈和姑妈在客厅听了都掩嘴而笑,阿宾没好气的将门打开,幸好已经衣冠整,钰慧出来和孟卉相互挽住,一边窃窃私语一边向餐厅走去,阿宾向孟卉喊说:「喂,那是我女朋友。」
  孟卉和钰慧同时回头对他吐舌头作一个鬼脸,他只好可怜兮兮的跟在屁股后面出来,姑姑已经将面和小菜都装到汤碗和盘子里,于是餐厅中味香扑,阿宾和钰慧早上没吃,一坐下来就狼吞虎嚥,阿宾还贪心的伸筷子到孟卉的碗里要夹她的鲁蛋,孟卉也用筷子来挡,表兄妹俩剑法棍法使,妈妈和姑姑都声斥责,一顿饭吃得混乱而吵闹。
  午餐用过,阿宾驾着妈妈的车,载着四大美女上北投去,他们找到一家日本风味的温泉饭店,要了一间客房,另外还请柜小姐开了一间大的家庭浴室,阿宾就在客房里洗,她们四人放好提包等随身物品,便一起往大浴室那里去。大浴室的好处是没有狭隘感,通风也比较好,不会因为蒸汽而气闷,她们在服务生的带下进了浴室。想也想不到,这时有人从天花板上,偷偷的也到这浴室的上方。
  这人是个中年男人,而且是饭店的老闆。阿宾他们进饭店的时候,他正在柜后面,服务小姐在为他们安排浴室,他则是色迷迷的盯着两大两小的美人儿偷偷打量,他等阿宾他们离开柜之后,问清楚服务小姐的安排,便离开大厅到机房里去。
  这家饭店的浴室部份都有着天花板,和真正的日式建筑不一样的是,那天花板却是钢筋混凝土的顶版,原因是怕潮湿蛀损,同时天花板上在一定的距离,便排有抽风电扇从浴室中抽风,好保持空气流通排除烟雾,有的地方还摆有其它机电设备,算是地尽其利,再上面才是斜坡屋顶。通往天花板有一个维修口,就在机房之中。
  那老闆爬上维修口,小心的在黑暗中藉着微弱的光线前进,绕跨过大小设备机械,来到其中一个抽风扇的孔边蹲坐下来。这支抽风扇早在他爬上天花板之前,就被他按下一个专门的闸给关掉了,他可以透过扇叶间的空往浴室里偷窥,这里真是安全隐密极了,完全不怕会被发现,他已经在这里观看过无数环肥燕瘦的女人胴体,甚至水泥版上他都早着两三层的大浴巾,坐着躺着都可以向下舒服地欣赏免费的裸体Show,对他而言,这幽黯的小空间简直就是天堂。
  他首先调好自己的位置,看见到角落更衣柜前面,那两个年轻女孩子都将毛巾裹着头髮,正在脱去她们的亵衣。两人之中,最年幼的这一个,穿着贴身的短衬衣和白色小巧的内裤,那尼龙丝的衬衣被她轻巧的一挣,便脱掉了。她年纪虽小,发育确十分诱人,圆隆的双峰可不输给成年女性,托在也是白色的胸罩之中,她反手一解,弯腰褪除了胸罩,白皙的乳房不免隐隐的摇动在胸前。然后她又脱去三角裤,全身上下只剩一双深蓝色的过膝高统毛袜,对映着她薄薄浅浅的那层细毛,看得他马上硬直了鸡巴,他将长肉棍从裤档中掏出来套着,移了一下视线,落到另外那一个比较成熟的少女身上。
  这女孩子的身材就更好了,虽然她一条浅粉橘色的内裤迟迟不肯脱去,但是坚挺饱圆的乳房比刚才的那女孩是有过之无不及,她一直以侧面对着他,所以他可以看明白她乳型是漂亮的大圆弧为底,然后向上撑起乳尖,有史以来他见过最美丽的乳房就是这一对了。女孩最后才脱去内裤,却转成背对着她,让他看不到正面的景观,但是她那肥嫩细緻的白屁股,还能反照着浴室的灯光,他死盯着她的臀线,手上猛猛地不停套动鸡巴。
  他想起还有两个中年美妇没看到,他挪移了一下身体,从另外一缝扇叶间看下去,那两个美妇早已经脱成肉呼呼的两支白羊,坐到浴池边準备好的矮凳子上,舀起热水淋浴起来。没多时两名少女也一起坐过去,开始洗净身体。
  那老闆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其中一位美妇身上,虽然美妇的娇躯当然不若两个女孩子那般青春逼人,却仍无比的明艳妩媚,成熟的气息反而是少女所没有的。
  美妇脂粉未施,脸形俊美,略略有双下巴,全身细嫩的肌肤,胸前软涨涨的新蒸馒头不够挺,却晃蕩得非常厉害,乳头颜色深,乳晕很大,当她沖水让香皂泡沫流过的时候,彷彿瀑布中突起的石巖。她腰身曲线明朗,屁股圆而多肉,大腿粉白性感,双手一搓动身体,腿肉自然的轻轻摇动,差点没有将他迷死,他越套越用力,恨不得将鸡巴皮都磨破。一会儿之后,其他三人都泡进大浴池里,那美妇转过身来背对着她们,谨慎的洗涤着私处,正好让老闆饱览无遗,他看见她黑黝黝的阴户,原来是浓密的毛髮遮去了小穴的真面目,但是她张腿的姿态,也够勾?摄魄的。
  她洗好下身,也一起泡进水里去了,温泉不似一般自来水那样清澈,她们都只露出一颗头在水上,脸上同样安详的享受着,偶而互相交谈。所以老闆就看不到什么了,鸡巴也慢慢的软下,他这时才感觉到屋顶还蛮冷的,但是他依然等下去,等待她们起浴时必然还有另一番景像。过了大约十五、二十分钟,他最垂涎的那美妇不晓得小声说了句什么话,惹得其他三人都嘻嘻的笑起来,她率先挺起胸部,让两颗雄伟的肉岛浮出水面,因为水温的关係吧,那原来是白绵绵的皮肤已经浸成粉红色,其他三人也纷纷将乳房浮出来,相互笑闹比较着。一会儿之后,她们又翻身换成高凸迷人的屁股,真是春色无边,老闆急忙又取出阴茎来,不浪费每一幕精彩的镜头。这时却有人提议要起来了,其他人都同意,四个光溜溜的女人分别站出浴池外,取来浴巾擦乾身体。老闆有点失望,忽然听到那美妇对另一人说:「大嫂,洗完好舒服,要不要顺便一起去作个按摩?」「不了,我这样可以了,你自己去吧!」她又问了两名少女,她们也都摇头说不要。「那我就自己去作了哦,你们回房间等我好了。」
  那老闆听到这里,忽然想起了什么,放弃了最后观赏的机会,匆忙的收拾妥阳具,循着原路回到机房,开门出去了。
  姑姑想要找人来按摩按摩,妈妈今天不觉得筋骨有问题,钰慧和孟卉则是根本不感兴趣,所以大家披上浴袍出来之后,她就向服务小姐问了要召按摩师,并且指明要女的,服务小姐引她到按摩专用的房间,让她躺在按摩床上等着。
  几分钟之后,服务小姐敲门进来,说这时间刚好叫不到女师,但是饭店里恰巧有一位瞽盲的男按摩师刚做完,问她是不是可以。姑姑一看,果然有一位白杖黑镜、身材中等的男按摩师站在门外,她心想:「反正是盲人,没关係吧!」。并且服务小姐一直称讚那瞽师技术纯熟,姑姑就同意了。服务小姐牵着按摩师到定位,他摆好盲人杖和随身的破提包,动手从头部双侧开始压起,同时边和姑姑闲聊,姑姑觉的他的手艺果真是不错,那服务小姐并没乱推,她越来越舒服,保持着趴姿不变,稀起了双眼,将心神都全部放鬆。
  这按摩师的确功夫一流,同时,他的化和演技也一流,他就是饭店老闆,藏在黑眼镜后面炯炯有神的双眼,正不安好心的在姑姑全身上下打量着。因为他真的是一位按摩师,所以当他用正规的手法替姑姑按压着头颈、肩臂和腰桿的时候,无一不使筋骨舒畅,更何况他还别有用心,服务自然落力。慢慢地,他的指掌移动到姑姑挺翘的粉臀上,他虎口张开,十指分按不同的穴道,观察着姑姑的反应,然后不停的改换位置,目的是要累积姑姑的感觉。
  隔着绒绒的浴袍,姑姑底下是一丝不挂的屁股肉,又软又滑叫双掌都满握不尽,他尽情的饱偿手欲,鸡巴早就硬生生的撑贴在裤档口。接着他分出一手压在姑姑的腿根处,如果姑姑留意一点的话,就会发现这样的按摩法有点儿奇怪,按摩总是左右对称施作,岂有一手在屁股一手在腿根的道理。但是姑姑戒心已失,反正舒畅就好,也没注意到那舒畅正在走样。
  老闆专门寻着某一些特殊的穴位去压,而且他很有耐心不躁进,免得引起美人的疑虑。姑姑浑然不知,只是渐渐丹田产生一股暖流,隐隐地在酝酿膨胀,也越来越觉得按摩师按得很舒服,很奇怪的舒服,让她有好几次不自主的想到和丈夫之间的事去,她有点害羞,脸上开始变得红赧,臀部和大腿有一点麻难当,又有一点异常的快感,突然她起了一轮寒噤,心中愧疚不已,原来她流出了丝丝的分泌。姑姑这时也没想到是按摩师搞的鬼,只是奇怪自己今天怎么老想到那些事情上去。按摩师继续压着,已经把两手都移到姑姑大腿上,他镇静的将她的大腿略略分开,专门去压挤内侧的穴道。
  因为他指头用力磨挤的关係,姑姑感到被压着的地方微微发痛,牵动起另外某些地方却产生希望被按摩的渴望,这按摩师也适时的移往她要的位置,于是姑姑就更觉得舒服更满意了。那老闆就运用他对人体生理反应的深刻解,一寸寸的在姑姑的大腿上往臀腿之交移去,姑姑忘记了这地方应该要保持男女之别,肉体的感受不断地更加美好,她就恍惚的任人摆布,同时越陷越深,无法自拔。
  老闆悄悄的将浴袍下摆往上撩,配合着手上的指压,将袍脚都掀到姑姑背上,把她肥嘟嘟的两片屁股都显露出来。姑姑的嫩肉虽然已经失去了年轻的光彩,却有少女所缺乏的浑厚性感,老闆最喜欢这口味了。他的手指还在慢慢地往上移,慢慢地、慢慢地,终于来到决定性的关口,老闆两手轻轻一扶,姑姑像被人下了药一般的自动配合着将大腿张得更开,那红吱吱的穴儿就也随着完全曝光,浅淡茶色的大阴唇又胀又凸,胭脂一样的小阴唇居然已经张开了幼幼的缺口,里面是粉红闪亮的鲜肉,阴唇外黑黑长长的毛髮随处丛生,并且如老闆所预料的,那儿已经湿润无比。
  那老闆更高明的功力在此时完全发挥,他不去触动姑姑的私处,却抓着她两团屁股让拇指反覆地压下放鬆,这样一来姑姑的穴儿就像会说话一样的张张合合,这真是绝招,他让姑姑由自己的身体产生快意,她早不知今夕何夕了,全身只剩下小穴儿还活着,她就是想要,要有人来满足她。老闆知道準备就续,进攻的号角可以吹响了。他也不急功近利,沉着的将右手拇指一挪,按在姑姑的肛门上,在花蕾的皱褶上轻轻的画圆,从头到尾不曾出声的姑姑终于忍耐不住,「嗯……哼……」的吐出娇柔的音。
  他左手的拇指也往下一突,半埋进黏答答的阴唇里,姑姑更哼个不停,他拇指灵活的沿着阴唇来回磨擦,才不过划了两三下,姑姑的穴儿中就冒出更多的水份来了。「哦……哦……」
  老闆的拇指无礼而放肆,已经有大半截挖进姑姑的肉缝里,同时用曲直不定的方法,让指头在潮湿的泥沼中不快不慢的进出,他的双掌仍然抓着屁股的软肉,而且缓缓地向上用力,就在他淫秽的扣弄当中,姑姑不自觉的配合抬高起屁股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姑姑居然已经双腿屈跪,圆臀高高翘起,腰身紧张地低弯着,将美穴向后期待地突出,一副等待男人来干的姿态。而姑姑的神情也的确是如此。她眉头苦皱着,眼帘缦垂,娇脸仰起,小嘴张开唇肉颤动,同时浪浪的叫着。「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老闆的指头从拇指变成了中指,开始狠狠的抽送。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姑姑说不要,可是屁股却快乐的摇动着。
  现在,她当然完全晓得这次的按摩有鬼,她上了人家的当了!但是她那还能计较那么多?穴儿里的手指抽送得那么舒服,那么要命!她不要?她要!她要!她还要!要更多!老闆好像看穿了她的芳心一样,适时的再将食指加入,现在有两根手指在插她的穴儿了,摩擦更为痛快,更有充实的感觉。不过她的穴儿口却也像忘了关紧的龙头一样,不断的渗喷出淫水来,所以当指头插拔之间,都会「渍渍」地响着。「喔……喔……要人命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太好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快一点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还要快……对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唉呦……唉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会死的……啊……」
  老闆一面用手指头满足着顾客的求,一面用另一支手解开他的长裤,让它自己滑落到地上,再将内裤扯落,他那长长的鸡巴便像钓桿一样的半垂半挺的摇着。然后他也爬上按摩床,蹲跪在姑姑后面。他的鸡巴自然不能像年轻时候那般的雄壮威武,但也不是怠样蜡枪头,乌黑的肉桿子前端,油亮的龟头透露着依然强健的讯息。他按兵不动,仍旧用两根手指欺侮着姑姑。
  「哦……哦……我要完了……受不了了……你这坏人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快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啊……咦?……你……你别走吧……啊……别丢下我……我要……我要嘛……」原来老闆在姑姑要到达顶峰时将手指抽出,姑姑满心不依,着急的要他赶紧再插回去。
  「啊呀……快嘛……快嘛……人家要嘛……」姑姑撒起娇来,并且摇动着屁股花儿,小穴嘴还自动的启合不定,模样浪极了。老闆将她跪着的右腿从腿弯执住,然后往前架站起,姑姑就变成蹲出最最淫蕩的单脚高跪姿,原本小穴都已经不设防了,如今简直是开门迎客。「快嘛……嗯……快嘛……嗯……啊哟……这……这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太好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原来老闆这回塞进姑姑阴户里去的,是他的长鸡巴,他的鸡巴虽然并不算多坚硬,但是和同样年纪的姑丈相比,却也差不多,何况他比较长,他越插进越多,姑姑舒服之余还有些惊讶。「哦……哦……对……对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深……啊……你……你还有?……哦……天哪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到……到了心口上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老闆将鸡巴深深地插满姑姑的小穴,和她密合得紧紧相扣。姑姑除了姑丈之外,婚前婚后也曾有过几个男朋友,都没有谁能插她得这样深、这样紧的,她的花心首次被大龟头顶撞着,自顾自的嚅吮起龟头来了,她早先本已经快要高潮,是被老闆故意停顿下来,这一插把她的感觉完全弥补回来,而且老闆也开始有节奏的进退屁股,让鸡巴享受起抽插小穴的快乐。「啊……啊……我的天……好舒服……好爽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插死我……干死我……啊……我的穴……好舒服呀……我……唉……从没这样过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啊……要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要来了……好人……再狠一点……让我去死……吧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老闆如她所愿,得又快又狠,也真难为他了。「啊……啊……完了……完了……浪坏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洩了……你这贼男人……啊……贼鸡巴……啊……给你插出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飞上天了哟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还插?……啊……不得了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浪个不停……啊……又……又死了……又洩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坏人……啊……好人……我的老公啊……啊……洩死妹妹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  姑姑一连高潮两次,浪水喷得让俩人都一滩骚溺,她的浴袍早已鬆敞开来,只是老闆从后面干她所以看不到前胸。他将左手从姑姑的腰№往前捞,就摸着了纍纍垂垂的大奶子,他让奶头压在他的掌心中,然后爱怜的揉握着。
  「这位太太,」老闆说:「后面已经按摩完了,我们开始来作前面好吗?」姑姑被他连番好,哪里还有主张,就任他将身体翻转躺平,他对着姑姑重重压下,鸡巴还是深插在穴儿里,他又问:「太太,我服务的好吗?」姑姑现在和他面对面,他的墨镜早不知道丢向哪儿去了,姑姑已经不是小女孩,虽然十分羞臊,却想知道和自己作着爱的是什么样的人,她瞧见老闆就是一般的中年男子,相貌普通,两眼也正端详着自己,却哪里是个瞎子。
  姑姑当然早知道上当了,不过既然被骗,就要享受回来。姑姑凝视着他,双臂将他一搂,抱住他的脖子,亲吻他的脸颊耳根,她恨恨地说:「你这大骗子,弄得我这么舒服,我不会放过你的!」老闆假装十分害怕,屁股却耸动起来,他说:「哎呀,你真兇,我好怕啊,小鸟儿要软了!」「你敢!」姑姑瞪他。姑姑和老闆紧密地黏接在一起,姑姑不甘受辱,也配合他挺着美臀迎凑,俩人正面冲突,短兵相接,昏天暗地的肉搏起来。「唔……唔……干得好……啊……好深……哎……又……又刺到那里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怎会……啊……这样好……啊……我的亲亲……啊……插穿我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爽啊……天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老闆撑起上身,低头看着姑姑一对大乳房在胸前摇蕩,真的性感无比,他的越猛,她就抖得越起劲,嘴上也就越叫得好听。「亲哥啊……妹妹爱死你了……啊……我……从没这样好过……啊……你好厉害呀……哦……妹妹亲你……妹妹疼你……啊……插我……插我……我的好老公……啊……又要出水了……插紧一些……哎……哎……太好了……我要你插……要你干……啊……天天爱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  姑姑浪得顾不得要脸了,这番淫浪话儿恐怕连她丈夫都没听过,现在男人就算要她抛夫弃子或将她卖入风尘她都肯干,只要这人肯她。老闆被姑姑的叫春声喊得头皮直发麻,鸡巴硬到前所未有的程度,他心想:「好个骚肉美人!」,臀部死命的为她抛动着,鸡巴在穴儿中插进抽出,姑姑的小穴也紧缩成少女一般,夹得他整根阳具都舒畅无比,每次一刺入,便深深地全部到底,一拔出,就退到只剩半个龟头,姑姑的穴口还会像鱼嘴那般不断吮动,催着他赶快再来。俩人尽情纵慾,遇上了绝佳的对手。「唔……唔……」姑姑将双脚自动高高地勾上他的腰:「快……再快……好哥哥……妹妹又要来了……哦……哥哥呀……我爱你……爱死你……啊……你好好……插死妹妹……对……对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来了……啊……别停哦……啊……天……我的天……浪死我……美死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姑姑的声音和情绪随着高潮不断的激升,浪水「噗唧!噗唧!」的洩着,那老闆也爽到受不了了,他心满意足,便放鬆斗志,任随身体去反应,没多久龟头阵阵麻,马眼一张,阳精滚滚而出,烫得姑姑又是「哦……哦……」地叫,叫,俩人于是死死的搂在一起,享受风雨后的宁静。许久许久,姑姑捧起他的脸,温柔的看着他,问:「告诉我你是谁。」老闆告诉她,并且讚美她的美丽,还说自从她一进大厅便对她倾心。
  「你完了,」姑姑说:「我老公出国几个月,我天天都会来找你。」「求之不得。」他说。十余分钟之后,姑姑才回到客房里,大家正在看电视,妈妈一见到她便说:「哇!按摩真的那么有效吗?春风满面的!」「是啊!」姑姑说:「改天你也试试!」